“墨醉运都”庄辉书法作品展开幕式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时间:2019-09-11 12:59:48 作者:王串弯腰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周毅、王建、管峻分别在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他们都肯定了庄辉在书法艺术上的孜孜追求的精神,鼓励庄辉创作更多的艺术精品,表现自己,展示自己。艺术家要有永攀高峰的艺术追求和不落人后的艺术担当,要有弘扬国粹的艺术情怀,要有为书法弘道的责任,要有为民服务的精神,要有不让先贤的目标理想。书法艺术不易,还要不断努力,不断完善,更加丰富。同时鼓励艺术家要走出本土,走向全省,走向全国,成为名家大家。

中国侨联原主席庄炎林,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副主席陈洪武,中国书法院院长管峻,江苏省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副主席王建,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高云,淮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周毅,等领导开幕式,展览开幕式由江苏省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王卫军主持。

“大鸾翔宇”——大鸾、翔宇为周恩来乳名和笔名,有展翅腾飞、翱翔宇宙之意。明年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淮安是周总理的出生地,特精心创作了数幅纪念周总理的作品,以抒发家乡人民对一代伟人周恩来的缅怀、崇敬之情。

“墨道心迹”——墨之道,心之迹。这个主题主要体现庄辉四十五年学艺之路,不忘初心,执笔为犁,躬耕砚田,足显书家奋力攀艺之心迹。庄辉当过海军,他的书法作品也同大海一样,或静若止水,或波涛汹涌。他的小行楷禅心佛意恬静安闲,表面上平静似水,细品之犹如鱼儿在水中嬉戏,浑然天趣;小魏楷结字拙趣盎然,憨态可掬,似海中粼光一片;他的少字数墨象之作,构思奇特,墨韵生动,犹如大海中一朵朵浪花,令人赏心悦目;他的草书激情澎湃,有神出鬼没之态。“书者,抒情是也。”观庄辉书法作品,表现出他丰富的想象力与创造力,竭尽抒发之能量。

庄辉书法诸体兼擅,手法多变,以行草见长。他初学颜楷,继追北魏墓志,巧拙并取,奇趣相生,具有较强的个人面貌和个人特性,深受观者的好评。

据介绍,我省切实发挥知识产权远程教育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工作中的重要作用。目前我省已建立13个远程教育分站,其中有3个分站将知识产权远程教育课程纳入学生选修课课程,1个分站将知识产权远程教育课程纳入学生“创新创业学分”,计入学生综合测评。2018年我省知识产权远程教育培训规模达到22459人次,同比增长22.4%。此次在全国173个分站考核评估中,我省黑河学院分站、绥化学院分站、鸡西分站和尚志分站分别获得第4名、第9名、第13名和第17名,被中国知识产权培训中心评为全国优秀分站。(张雅欣 记者彭溢)

据阿拉伯新闻报道,首届阿盟-欧盟峰会旨在巩固阿拉伯国家与欧洲的关系,商讨方案应对共同的挑战。埃及总统塞西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说,一些国家利用扩散恐怖主义来制造混乱局面,他敦促与会领导人共同反恐。针对移民问题,塞西说,欧洲和阿拉伯国家可以通过合作实现安全和有组织的移民,他还强调,也门危机的政治解决途径需要建立在海湾国家的倡议以及也门国内对话的基础上。

同时,他表示“销售权益比例越高的企业,锁定利润能力更强” 。恒大日前发布的2018年全年业绩显示,自2017年实施战略转型以来,其在保持规模适度增长的同时,重点注重增长质量,各项核心指标均大幅增长,其中核心净利润783.2亿,同比大增93.3%,继续保持高质量增长态势。

11月11下午,由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淮安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墨醉运都”庄辉书法作品展开幕式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淮安市文广新局具体承办,数月前开始精心谋划,并制定长期宣传书画名家计划,将在全国重要场馆推出淮安名家系列书画展览。

“古运新貌”——淮安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京杭大运河、里运河、古黄河、盐河四河穿城而过,故有”运河之都”之誉。为彰显“包容天下,崛起江淮"的淮安精神,特以古今词赋大家撰写的咏淮诗赋为内容创作了一批书法精品,借在中国美术馆展览为契机,进一步提升里运河文化长廊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关注度。

另一方面,要更多支持购买首套自住中小户型中低价位的市民,在大城市要充分发展租赁市场,通过机构投资者、政府公共租赁住房来满足市民阶段性住房需求,推动形成梯度消费理念。

(来源:澎湃新闻)

庄辉的本次展览的六十余幅作品全部是他近几年的创作佳作。此次“墨醉运都”展览分3大主题:“大鸾翔宇”“古运新貌”“墨道心迹”。

诊前通过可穿戴设备采集健康数据,并自动录入健康档案;患者与签约医生通过智能平台“绑定”,挂号后被自动分诊给自己的签约医生;居民通过移动客户端实时上传健康自检记录、获得健康监测报告、咨询医生……“智慧家医”在提升诊疗质量的同时,更给社区居民就诊带来便利。

根据有关矿产资源的介绍,一切在地下沉积或地表显露可供人类利用的自然物质均属于矿产资源。虽然犯罪分子系以某种特定矿产品作为盗采目标,但其在实际违法采掘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对伴生的其他矿产品造成破坏,对这一部分矿产品完全不予以评价,违背社会上一般人的价值认知。虽然特定矿产品价值较高,利用范围较广,但并不意味着伴生的其他非特定矿产品毫无使用价值。事实上,地表随处可见的土壤可以作为非法采矿案件的犯罪对象,已经成为近年来司法实践中的共识,并已形成多起典型案例。在非法采矿案件中,被盗采的物质是否属于矿产资源,其行为是否应当认定为犯罪,并不以犯罪分子的主观判断作为依据。换句话说,不能说犯罪分子认为盗采对象有价值,它就是矿产资源,就予以刑法上的评价;而犯罪分子盗采后将其抛弃,它就不是矿产资源,不给予刑法上的判定和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