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光炜解读库切名篇《耻》:作家应关切他的时代

时间:2019-09-11 17:53:11 作者:王串弯腰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中新社华盛顿3月5日电 美国总统特朗普5日在白宫签署文件,延长针对委内瑞拉局势的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

欲成“大器”,必先做“小事”。 雷锋精神至今广为传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就是因为雷锋甘做绿叶,在点滴小事中为人民服务,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中寻找人生价值,把“我是一个平凡的螺丝钉”这句话展现得淋漓尽致。然而有些党员干部好高骛远,这山望着那山高,动辄铺“大摊子”,上“大项目”,却置人民群众疾苦于不顾,即使出了惊天动地大政绩也是“空中楼阁”,没有群众基础,容易崩塌。广大党员干部要想办大事,成大器,就应该脚踏实地,从点滴小事做起,走进田间地头,多倾听基层声音,多了解群众所需,把实践中收集到的信息反馈到日常工作中,自己的工作才能不偏离正确的方向。因此,欲成大器,必先做小事。

著名学者程光炜参加“名家讲经典”高凯摄

“库切用十几万字,写了和解以后的南非怎么办的问题,他特别关心自己所生活的时代,而且能拎出自己的问题,他是真问题的作家。”著名学者程光炜如此评价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的著名作品《耻》。

程光炜指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整个社会经历了巨变,“大的小说家应该回应这些东西,我们需要这样的作家。”

编辑

作为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自2017年4月开办以来,以“名家讲堂,雅俗共赏”的形式,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邀请著名专家学者、作家与文艺家,以浅显易懂、贴近大众的语言,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

一杯下肚 失忆欠下100多万?两个好友 洗浴中心设下“仙人跳”

程光炜认为,这些作品主要的问题是在记录之外,回应社会问题的能力不足。这方面,他认为路遥值得研究,“他特别喜欢概括生活,而这种概括生活的能力,我认为是作家所需要的。”

当日参加活动的有来自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央美院等高校的学生,以及鲁迅文学院的青年作家等各界文学爱好者。(高凯)

讲座现场,程光炜以学者的严谨和智慧,从三个方面理解分析了《耻》。第一是人物的“越界”问题,主要涉及诸如性禁忌等社会伦理问题。第二是怎么理解露茜和戴维父女两人的羞耻心理,二人对待“耻”的定义和态度不尽相同,父亲是一位老派的西方知识分子,女儿则是新南非白人的代表。在二人“耻”的同与不同间,殖民问题、种族冲突等重要问题开始显现。第三,女儿被性侵怀孕之后,戴维提出卖掉开普敦房子让女儿远走荷兰,却被女儿拒绝,程光炜教授详细阐述了这次拒绝的内在行为逻辑,为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提供了帮助。

在此之前,中国已和中东欧16国建立了“16+1”合作,并致力于将这一合作发展成为“一带一路”的建设合作高地;2018年12月5日,葡萄牙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从而成为首个签署该协议的西欧国家。而意大利一旦和中国签署相关谅解备忘录,将成为G7中首个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意义非同寻常。

南非小说家库切在2003年问鼎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非洲第五位、南非第三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同时也是第一位两度获得英国文学最高奖“布克奖”的作家。

就像当你想要找人倾述的时候却无人倾听,当你想要奋力拼搏的时候却无人喝彩,当你想要沉默的时候却被嘈杂的琐事烦扰……

1940年出生于南非开普敦的库切是一个有着英国血统、说英语的荷兰裔白人,所以,关于南非的种族对立以及对人性的探讨和追问是库切小说的重要主题之一,他的小说跨越了狭隘的民族、种族等障碍与偏见,直抵历史渊源与人类发展的纵深处,提醒人们重新审视我们一直以来所秉持的人文观念、殖民主义的历史和现代文明的种种渊薮。

昨天一大早,天津市宝坻区30多名老乡就来到市血液中心参加无偿献血,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献血十几年,累计献血上百次了,这样的爱心献血团队是我市无偿献血事业最强有力的后盾。

10日,“名家讲经典”2019年首场讲座(总第13场)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本部举办。讲座邀请了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程光炜,为听众深入浅出地解读了南非作家库切的著名作品《耻》。

在女双决赛中,彭帅/杨钊煊用时1小时14分钟,以6比4、6比3战胜中国和捷克的非种子跨国组合段莹莹/沃拉科娃捧起冠军奖杯。这是32岁的彭帅职业生涯双打第22冠,也是24岁的杨钊煊第4个双打冠军。

紧急出动:武警江门支队解救千余名被洪水围困群众

今年5月2日,有“人造肉第一股”之称的Beyond Meat在美上市。随着A股“人造肉”概念横空出世,多只概念股连续数日涨停。万得数据的人造肉指数,在10个交易日里大幅上涨33.96%。

脂肪0.2克,

对于库切的这部经典作品,程光炜特别指出作者对于自身当下生活的关切是其成功的关键。联系中国当代青年作家,他表示,“现在青年作家的小说比较接地气,写现在正在发生的生活,写的很好,但这些作品中的大多数更多的是只做到了记录生活中发生的东西。”